• 大中华网,大中华区主流资讯门户网站!

热门关键词:  as  请输入关键词  xxx  凤凰公益  王昭君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 > 文化教育 >

“挖角”大战:猿辅导名师出走带走大量学生

   来源:互联网    更新时间:2021-02-26 15:03

在挣扎了一番之后,肖楚天(化名)还是决定退掉在猿辅导报名的高二语文春季系统班。从初一到高二,他一直是猿辅导的忠实用户,在即将开始的春季学期,他还在猿辅导上报了数、英、政、史、地五门课。

退课的原因很简单,他的主讲老师马一鸣从猿辅导跳槽了。
“挖角”大战:猿辅导名师出走带走大量学生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马一鸣的跳槽让学生们感到很突然,很多学生报名了她的寒春联报课程,在上完寒假课后发现将更换主讲老师。肖楚天告诉记者,有些学生同他一样选择了退课。

马一鸣本人婉拒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,没有吐露离职的原因。但肖楚天说,“猿辅导现在的营销越来越重,一些主讲老师不愿意在上课时打广告,学生也会很反感。”

肖楚天发给记者另一名猿辅导主讲老师的聊天截图里面写道,“每到寒假或暑假密集上课,大家会明显感受到课间广告增多,我在此向大家道歉。”

培训机构老师跳槽是行业普遍现象,但2020年至今,猿辅导教师流失明显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,截至2月23日在售课程的68名高中主讲老师中,有16人是在2020年刚刚加入的猿辅导,这一数字大大超过了学而思网校、作业帮直播课等机构。

根据猿辅导近日公示的备案承诺书,截至2021年初的授课教师人数相比于2020年初大幅减少了42人,占目前授课教师人数的12.6%,这与其他在线教育机构不断壮大教师团队形成鲜明反差。作业帮直播课的授课教师人数也出现大幅下滑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,多名从猿辅导出走的主讲老师流向了高途课堂、有道精品课等直接竞争对手。

在线教育机构主讲老师流失带来的影响,远远大于线下培训时代新东方、学而思名师出走的影响。一方面,在线教育放大了主讲老师的影响力,一名老师甚至可以即时带走成千上万名学生;另一方面,在线教育机构普遍成立时间较短,还不具备内部培养名师的能力,成熟教师流失后,短期内只能通过以更高成本“挖人”解决空缺。

那些出走猿辅导的名师

马一鸣只有4年教龄,在猿辅导工作不足2年,此前是一名新东方高中语文老师。但在猿辅导期间,她积累了148万名粉丝,一个公开的宣传数据称,她已累计有20万人次以上的线上学员。

她在猿辅导先后开设了高一、高二年级课程。“还说会带着我们一直学到高三,没想到突然离开了。”肖楚天说,在猿辅导的最后一课上,有学生上麦哭出了声。

但马一鸣的离职除了导致部分学生退课,并未给猿辅导带来直接损失。因为她在新东家高途课堂开设的是高三年级课程,原来的学生没法直接转移过去。

初高中,尤其是高中是K12培训机构最体现名师效应的学段,口碑较响的名师在不同机构间跳槽的频率也较为频繁。在线直播大班课模式爆发于2018年前后,目前头部机构的高中主讲老师也大多于2018年前后入职。

但猿辅导在2018年却经历了一番主讲老师的出走。猿辅导官方微博曾在2017年发布了一份2018年寒假课教师阵容,如今回看这套阵容已物是人非,比如语文组4名教师只剩1人还留在猿辅导。

相反,如今清北网校、有道精品课、高途课堂力推的张永福、潘佳生、吴月光等名师,都曾是这套阵容中的成员。

2020年是在线教育的爆发年,猿辅导却又经历了一次主讲老师出走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仅仅高中组,就有数学教师王伟、化学老师冷士强、英语老师王大鹏出走有道精品课,数学老师关海山和语文老师马一鸣则出走高途课堂。

据公开报道称,王伟的离职,是因为内部领导为了捧另一名高中数学老师而打压王伟。还有报道称,这名数学老师还被质疑“刷好评”,她在猿辅导客户端上的好评率短时间内从86.5%飙升至97.1%,一些匿名差评内容也“不翼而飞”。

如今,猿辅导高中数学组经历了“换血”式变动。截至2月23日在售课程的17名主讲老师中,至少有7人是2020年才入职的新教师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获悉,较早进入猿辅导的邓诚、韩乾等主讲老师也在今年寒假后不再授课。

他们为什么离开

比主讲老师出走影响更大但却不易被察觉的,是辅导老师的大规模离职。

陈浩(化名)刚刚从猿辅导离职,他是一名体验课辅导老师。“加班严重,幸福感低,每天都要面对来自家长和上级的负能量。”

体验课是在线教育机构推出的低价甚至免费的促销课,因此家长续报意愿有限,机构又要求保证一定的转化率。“每当到了续报期,一天工作12个小时,休息日加班就是常态,甚至深夜还要和家长聊微信、打电话促销。”陈浩说。

由于辅导老师的工作强度大,行业里的离职率普遍偏高。“尤其是体验课辅导老师,离职率甚至接近50%,很多辅导老师只坚持几个月就离职了。”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。曾有公开报道称,猿辅导的辅导老师离职甚至需要拿号排队。

公开报道称,到2020年底,猿辅导的辅导老师规模已达1.8万人,未来5年需要10万名辅导老师。

辅导老师其实是直播大班课模式的根基。在这个模式下,主讲老师负责直播授课,辅导老师负责课前课后分小组答疑、服务,平均1人同时服务250名至300名学生。

如果辅导老师职能缺失或不到位,直播大班课模式其实就会退化成名师录播课,商业模式也将无法兑现。比如,一门高中直播课的价格是2000元左右,但如果没有服务,在社交媒体上,大量学生在以几十元的价格甚至免费交换各自报名的辅导班视频、讲义。

多名刚刚离职的猿辅导辅导老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今年寒假班结束后,猿辅导的辅导老师离职情况更加严重。“春季班学员人数比寒假会减少,而且预期考核会更加严格,绩效收入会降低。”陈浩说。

促销压力笼罩着整个在线教育行业,大规模的“流血”投放要求机构必须保持高速增长,主讲老师、辅导老师都需要不断推销自己。

肖楚天发给记者的猿辅导主讲老师的聊天截图写道,“从公立学校离开,我现在是一名网课老师,我不仅要把课讲好,还要把学生留住,背后的数据压力是大家看不到的。我会一天天的精神紧张到早上9点上课,4点了还睡不着。”

巨额投放导致亏损,在线教育机构要么获得融资,要么解决现金流问题。2月24日有报道称,猿辅导以200亿美元估值寻求至少10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。对此,猿辅导称没有融资计划。



分享到:
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
投稿专用邮箱:1225118@qq.com   技术支持:搜虎网
Copyright ©2013-2017 大中华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、复制或建立镜像
本站申明:本站部分资料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您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将其删除!联系QQ:1225118
大中华新闻 东方健康网 中华视窗 关中网 陕西新闻 镇安门户网 乳品网 医药资讯 快消品 陕西旅游 快速消费品 游戏资讯 乳制品 快消品招商